专家之声 | 王金南:确保污染防治攻坚战 “后墙不倒”

作者:区域空气质量研究中心 发布时间: 2020-05-24 访问量:139

1590306985829038548.png

1590307010114076807.jpg

今年是污染防治攻坚战的决胜之年。

在防控疫情和经济增长的双重压力下,5月11日生态环境部召开会议强调:“要保持战略定力,强化风险意识和底线思维,坚持方向不变、力度不减,标准不降、‘后墙不倒’,坚定完成污染防治攻坚战阶段性目标任务的决心和信心不动摇。”

打好这场事关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成色的战役并不轻松。如何研判当前污染防治攻坚战面临的形势?又如何处理好污染防治与发展的关系、做好应对?《瞭望》新闻周刊记者近日就此专访了全国人大代表、全国人大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委员、生态环境部环境规划院院长、中国工程院院士王金南。

形势依然严峻复杂

《瞭望》:为何说打赢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面临的形势依然严峻复杂?

王金南:当前的重点是防控疫情、恢复经济,同时确保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目标实现。毫无疑问,环境保护会在疫情防控和经济恢复之间“煎熬”。一方面,经济恢复面临困难挑战,要开拓市场和降低成本,企业有可能在降低环境污染治理投入上动脑筋,甚至可能设法停运相关污染治理设施,导致污染排放增加。另一方面,疫情防控进入常态化后,环境执法和监督帮扶机制也有待新探索,否则环境执法效果就会打折扣。

此外,蓝天、碧水、净土三大保卫战也存在一些难题弱项。蓝天保卫战2020年要实现规定的优良天数比例会有一些压力。目前我国蓝天治理总体还处于“气象影响型”阶段,即一旦出现极端天气事件,大气治理成效就会大打折扣。去年夏天全国多个省份出现高温少雨,导致臭氧浓度同比大幅提升,超标天数明显增加,今夏若再出现类似情况,大气治理的挑战无疑会加大。

碧水保卫战中,水生态环境保护不协调不平衡问题依然突出。海河、黄河等地区地表水长期存在一些劣Ⅴ类断面;长江、渤海攻坚战已经消“劣”的部分断面存在反弹风险;全国还有28%的湖库出现不同程度富营养化,重点湖库暴发蓝藻水华风险较大;部分地级城市建成区黑臭水体要实现“消除比例达到90%以上”目标仍有一定难度。

土壤污染防治方面,监管能力依然薄弱,部分市、县级土壤环境管理技术人员严重匮乏,甚至处于空白状态,土壤污染监测设备缺乏。基层执法意识不强、水平不高。土壤污染修复技术仍处于探索阶段,土壤污染防治项目进展缓慢,专项资金执行率低。

《瞭望》:蓝天、碧水、净土三大保卫战还有哪些共性难题和弱项?

王金南:首先是生态环境质量进一步改善的难度加大。改善环境质量的关键是减排污染,其措施有加强管理、配套治理设施、结构调整、提高标准等。过去几年,容易实施、成本相对较低、难度相对较小的措施大多已实施,后面面临的是更加难啃的硬骨头,成本升高,难度加大,效果递减。

其次是部分重点领域投入保障不足。比如,环保基础设施多元化投入机制不健全,污染治理设施建设存在短板,污水、垃圾、危险废物处理处置能力总体不足、分布不均。据初步估算,消除黑臭水体所需的污水管网有1万亿元缺口。要实现2030年消除全部城市建成区的黑臭水体,投资需求或将超过7000亿元。随着污染防治攻坚战深入推进,环境治理的复杂性还会增加,环境治理边际成本上升问题也会凸显。

另外,治理能力较为薄弱。全国各地经济社会发展与生态环境基础差异较大,面临的生态环境问题也各不相同,生态环境保护管理体制改革正在推进,机制能力建设还不到位,污染防治依然面临小马拉大车的局面,基层和乡镇尤其薄弱。

《瞭望》:这些难题和弱项背后的制约因素是什么?

王金南:一是保护与发展长期矛盾和短期问题交织,生态环境保护结构性、根源性、趋势性压力总体上仍处于高位,还需要较长时间分阶段持续改善。二是生态环境治理更多依靠行政手段,相关责任主体内生动力尚未得到有效激发,市场化机制还需进一步建立和完善。三是在企业经营困难、财政收支压力加大的情况下,用于治理项目投入、治污设施升级改造等的资金保障难度加大。四是一些企业和相关部门法治意识不够强,依法治理环境污染、依法保护生态环境的自觉性不够,不少地方存在不知法、不守法、不依法的问题。

打好升级版污染防治攻坚战

《瞭望》:作为全国人大代表、全国人大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委员,你今年的议案内容主要是什么?

王金南:从已有环境治理保障条件和措施看,今年如期打赢污染防治攻坚战胜算较大。我关心的是,进入“十四五”,如何打好升级版的污染防治攻坚战。“十三五”期间的治污是生态环境改善成效最大、工作推进成效最好、百姓和国际社会高度认可的五年,但必须认识到,我国生态环境质量改善的成效还不稳固,产业结构偏重、能源结构偏煤、运输结构偏公路还没有根本性改变, 接近和达到资源环境承载能力上限、环境风险累积高发的局面没有根本改变,生态文明建设和生态环境保护仍是短板和弱项的局面没有根本改变。与我们的发展目标、与世界生态环境先进水平相比,差距仍然很大,需要继续保持战略定力,把污染防治攻坚战向更高水平推进。

《瞭望》:在你眼中,升级版的污染防治攻坚战有哪些特征?

王金南:升级版的污染防治攻坚战要求在攻坚目标、减排途径、治污方式、政策手段、科技支撑、治理体系六个维度有全方位提升。

攻坚目标要跳出以前的思路,着眼于2035年美丽中国建设目标,升级设计“十四五”污染防治攻坚战的大气、水和土壤等环境质量改善目标。对于一些不适合我国国情,乃至发达国家都很难解决的环境质量指标和标准,要加快标准修订和调整。

减排途径要从“治标”转向“治本”,重点在调整产业结构、优化空间布局、提升资源能源利用水平等“治本”措施上着力, 以稳固和提升已取得的成效。即以绿色发展为主线,加快推进实施“三线一单”(即生态保护红线、环境质量底线、资源利用上线、生态环境准入清单),从源头上控制污染。

治污方式要摒弃粗暴、简单“一刀切”方式,通过精准、科学、依法治污来提升生态环境治理质量和效能,用科学思维、科技手段,解决我国面临的复杂环境问题。如对全国各地区、各行业、各领域的环境问题,分区施策、分类施治;瞄准重点区域、重点行业、重点污染物等有的放矢,提高治污效益。排污企业单位要依法排污,政府监管部门也要依法监督企业减排,巩固减排效果。

政策手段要摆脱法规标准和行政干预依赖,强化市场经济激励机制。实践证明,一项好的经济政策往往能对治污发挥根本性作用,如电厂脱硫脱硝超低排放电价补贴、城镇污水处理收费政策,就大大增强了企业减排的动力。建议“十四五”污染防治攻坚战,要重点研究制定影响深度污染防治的经济政策,如环境保护税中纳入挥发性有机物、总磷排放征税,建立覆盖污泥处理的全成本污水处理收费机制,重点行业超低排放改造税收优惠和折旧鼓励,引导银行业特别是政策性银行发展绿色信贷等政策。

科技支撑上要加大科技投入,联合国家和地方以及企业科技力量,重点集成现有成熟的科技成果和技术方法,升级生态环境保护和行业企业治污技术模式,提高治污效果和效率。

治理体系上,建议将由党委政府主导的环境治理模式,转化成党委领导、政府主导、人大监督、企业治污、司法保障、公众参与的现代环境治理体系。在坚持党的集中统一领导、实行生态环境保护党政同责、一岗双责的基础上,进一步深化企业主体责任,加快实施排污许可证管理,完善生产者责任延伸制度;进一步完善公众监督和举报反馈机制,加强舆论监督,充分动员社会组织和公众共同参与环境治理。

生态环境保护靠大家,社会每个群体、每个成员都要主动践行绿色简约的生活方式,积极开展垃圾分类、绿色消费等活动, 担当生态文明建设的参与者、贡献者,而不是局外人、批评家。 


来源:《瞭望》新闻周刊